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紅色經典 > 難忘歲月 > 正文
 
斑斑血痕銘心底
——追憶長汀縣館前鎮老游擊隊員嚴忠良
2020/9/16 10:25:07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2017年的炎熱夏天,筆者來到福建省長汀縣館前鎮,采訪該鎮復興村時年101歲的老游擊隊員嚴忠良老人。老人聽力不好,所幸還能認字。聽說記者來訪,老人臉上的驚愕表情霎時溫暖松馳了許多,在他平和淡定的訴說中,我們一起探尋遠去的烽火歲月。

  擔任鄉蘇兒童團隊長

  “我是館前鎮湖坑村(今復興村)吊公崠自然村人,1916年9月出生。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長汀革命先驅、新橋人王仰顏在汀東發動革命。吊公崠的嚴仕凎(乳名老和尚)、嚴益通(乳名石祖妹)和小洋哩的肖忠模等人,與王仰顏接頭,奉命在館前地區組織秘密農會,開展減租減息斗爭,暗中籌備武器和經費。1930年農歷2月,王仰顏組建汀東游擊隊并擔任總指揮,嚴仕凎任參謀長。同年農歷6月,王仰顏在新橋組織汀東各鄉、包括寧化部分鄉村的2000多名工農舉行暴動,成立了汀東革命委員會。由張海鰲(原名張仁波)擔任主席,廣東人李堅真擔任汀東臨時縣委書記。王仰顏工作繁忙,時常奔走在全縣各地,館前的革命活動主要由吊公崠的嚴仕凎、嚴仕銘、嚴益通,小洋哩的肖忠模等人負責,他們都是館前地區暴動的主要領導人。

  汀東暴動成功后,緊接著館前舉行暴動。暴動隊伍從新橋的貓頭石秘密轉移到吊公崠集結,王仰顏、嚴仕凎率領隊伍從館前坑口和牛石子前,分兩路包圍館前民團,成立了湖坑鄉蘇維埃政府。鄉蘇在館前黃年坑(今鎮醫院對門)原童顯如的祖屋里辦公。我父親嚴仕銘任鄉蘇主席,肖忠模任鄉蘇副主席(后任館前區蘇主席),嚴益通任鄉蘇裁判部長,嚴仕茂任鄉蘇文書。我哥哥嚴忠國比我大6歲,乳名叫冬長生,參加革命后改名嚴子標,當時擔任鄉蘇赤衛連連長。哥哥和肖忠模是同學,兩人同在新橋鄉村師范讀過書,都是王仰顏的學生,是王仰顏的得力部下。

  我父親是個裁縫,走家串戶幫人做新衫、補舊衫,賺點工錢養家糊口,因為深知沒有文化的苦,所以家里再窮也要送哥哥和我去讀書。嚴仕淦在館前有威望,通知各個甲長捐獻大米,在平原山的陳田寺廟里辦了一所學校。由童顯如、嚴仕凎、肖忠模、董必庭等人當教師,童顯如、嚴仕凎任學校董事會主任。父親和哥哥參加館前暴動,成為蘇區干部,我雖然年紀小,也擔負了一些力所能及的革命工作。經常奉命去新橋、小洋哩等地送信、做勤務工作。

  不久,館前區蘇創辦了列寧小學,舊址在今館前鎮中心幼兒園。學校里掛了馬克思、列寧的畫像,我在這里讀了四、五年級。國文、算術、地理、公民等課程,用的是中央蘇區列寧書局出版的教材。列寧小學門口有一個大坪,我是兒童團大隊長,經常帶兒童團員拿著木棍、木馬刀,練習刺槍、打馬刀。有一次我帶隊去新橋汀東縣蘇參加全縣兒童團檢閱,比賽操練、登山,一面‘蘇維埃先鋒’的紅旗插在山頂上,看哪個隊先沖上山撥到紅旗,我們得了第二名。列寧小學有教唱紅軍歌,我現在還會唱《少年先鋒隊歌》:炮火連天響,戰號頻吹,決戰在今朝。我們少年先鋒隊,英勇武裝上前線。用我們的刺刀、槍炮、頭顱和熱血——嘿!堅決與敵決死戰……”

  目擊蘇區革命骨干遇害

  “革命初期,勢力比較薄弱,長汀縣委指示做好國民黨民團的‘兵運’工作。在這種情況下,嚴仕凎、肖忠模與館前民團團總羅自忠(外號羅德子)吃血酒結拜兄弟,試圖把民團的武裝納入革命隊伍。1930年農歷7月,王仰顏率領汀東游擊隊出擊汀南地區,后來部隊打進長汀城,遭到反撲,犧牲了不少隊員,被迫退回新橋、館前。

  游擊隊打了敗仗,羅自忠假革命的真面目暴露了出來。有一天,嚴仕凎到館前買公雞,想辦酒請羅自忠吃飯,做羅自忠的思想工作。羅自忠表面答應,暗中指揮部下包圍了游擊隊。四堡游擊隊的馬隊長被羅自忠民團殺害在館前街上,游擊隊的30多支槍全部被羅自忠收繳一空。嚴仕淦、嚴益通被民團包圍,押到館前市場橋頭殺害,肖忠模在店段的農田里被殺。汀東(包括四堡、館前等鄉)的革命骨干遭受嚴重打擊,我當時十三、四歲,親眼看到血淋淋的屠殺場面,心里很難過,真是欲哭無淚啊。

  我哥哥嚴子標帶著一部分游擊隊員轉移到外地。父親因為保存了蘇維埃政府的三個印章,民團把我們一家人捆綁起來,押到南材村關押,逼迫家里用錢去贖人。我祖父到處借錢,托宗族長老出面,才把全家保釋出來,躲在赤坑我姑婆家住了一段時間。后來父親帶著我們回到吊公崠,這里山高路險,森林茂密,相對比較安全。

  汀東革命隊伍和羅自忠結下了深仇大恨,一直斗爭到全國解放后。館前鎮成立了區政府,羅自忠被解放大軍和民兵俘獲,公審處決。不久,福建省委書記張鼎丞派人來尋找嚴仕淦、肖忠模等人,得知他們遇難后,就沒有人來聯系了。”

  埋藏一生的未了心愿

  “新橋距離長汀城近,屬平原地區,無險可守。所以位于新橋和館前之間的吊公崠成為汀東革命的一個大本營。這里山高路險地勢陡峭,一夫當關萬夫莫敵。游擊隊在吊公崠筑了寨城,各個制高點派警戒哨,敵人輕易不敢上來。1930年農歷5月初五,王仰顏率領汀東游擊隊在吊公崠集結,而后出發攻打清流縣城。活捉了國民黨的縣長,解救了幾百個被關押的群眾,籌集到了好幾千塊大洋。這一仗,汀東游擊隊獨立作戰,打出了威名。

  吊公崠是汀東革命的大本營,除了地理位置的原因,還有一個因素就是革命基礎好。嚴仕凎、嚴益通、嚴仕達、嚴仕銘、嚴子標等人都是王仰顏的得力干將。吊公崠的群眾都有一顆革命的紅心,犧牲再大、付出再多都不后悔。1931年春天,重新組建的汀東游擊隊從吊公崠出發,由隊長嚴子標率領攻打館前珊坑的竹藪哩,當時四堡馬賢康的反動民團駐扎在那里。由于行動泄密,游擊隊被多路民團反包圍,嚴仕達等一批骨干隊員在戰斗中犧牲,游擊隊被迫化整為零在深山隱蔽。

  1932年春,福建軍區在十里鋪成立,我哥哥嚴子標帶領吊公崠所有精壯年和部分其他鄉村的游擊隊員一起參加了紅軍。嚴子標歷任紅一軍團某部連長、營長、團長。我嫂子老江頭,新婚不久就跟著哥哥從軍,編入衛生連隨軍征戰,后來夫妻倆都沒有音訊。新中國成立后,吊公崠的嚴仕凎、嚴仕達、嚴子標、嚴仕茂、嚴仕周、嚴仕敬、嚴仕巖等被評為烈士,嫂子老江頭成了無名英雄。嚴仕嘉參加紅軍,編入福建軍區特務連,后在作戰中負傷,留守蘇區堅持游擊斗爭。1938年春,隨張鼎丞北上抗日,曾任新四軍某部偵察排長。皖南事變突圍時,身上多處負重傷被俘,在國民黨醫院治療期間,遇到一位好心的同鄉院長關照,才獲釋回家,后被評為失散老紅軍,91歲時去世。只有十來戶人的吊公崠,在冊烈士有7人,‘五老人員’有3人,還有一些犧牲后沒有統計。我最大的心愿,希望吊公崠建一座烈士紀念碑,把烈士們的姓名刻在上面,永遠不能忘記他們!”

  2019年夏天,享年103歲的嚴忠良老人帶著深深的遺憾離開了人世。斑斑血痕銘心底,吊公崠上紅旗揚。遠眺蒼翠蓊郁的吊公崠主峰,這座雄渾肅穆的大山依舊巍峨屹立在群山之巔,沐浴著萬道霞光,俯瞰著人間的滄桑巨變。那些血與火、情與淚編織的紅色故事已然遠去,惟愿英烈的堅貞信念和奮斗精神,化作源源不絕的前進動力,滋潤這片堅實的紅色土地。

  (長汀縣老促會 王堅)

相關閱讀:
長汀縣老促會考察產業帶動脫貧示范社
情系紅土,醉美余地
涂在崇:拼將熱血譜戰歌
長汀縣老促會實施產業扶貧助力余地村脫貧攻堅
“紅”塘背,“綠”塘背
俞仰堯:老促會是我第二個家
電話:010-63838697、010-63838724 郵箱:lqjsbjb@126.com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ICP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欧美日韩视频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