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紅色經典 > 難忘歲月 > 正文
 
“刮骨療傷”的陶祖全
2020/9/16 13:56:26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江蘇省寶應縣小官莊鎮祖全村地處鎮東南3公里處。東北面靠魯垛鎮五頃徐家村;東面是小官莊鎮南場村;南面臨柳堡鎮的塘新溝村;西面是二橫(蘆東河)相隔與誠忠村毗鄰;北連小官莊鎮范溝村。境內總面積5.66平方千米,其中耕地面積374.44公頃,林地面積0.67公頃,轄8個自然村莊,13個村民小組。縣勞動干渠(郎兒干渠)縱貫東西,祖全翻水站(現為電泵站)坐落在蘆東河與祖全河交界處。境內形成南北互橫,東西互縱的水系、交通網。四季分明,自然風光優美,人文歷史悠久,自然資源較豐富。

  1944年,為紀念在大官莊戰斗中壯烈犧牲的新四軍18旅52團一營營長陶祖全烈士,中共寶應縣委決定除安樂橋一帶原大官莊鄉命名為祖全鄉。1983年更名為祖全村,2000年3月,祖全村和陳灣村合并為祖全村。

  投身革命 抗日救國

  陶祖全(1920-1944),祖籍浙江紹興。12歲時到上海打浦橋一家絲織廠當工人。他在工作中吃苦耐勞,深受工友們的喜愛,在中共地下黨的引導下,他要求進步。1937年加入中共地下黨組織,成為一名中共地下黨員,積極參與組織工人罷工和群眾抗日救國運動。在一次組織參加工人罷工活動中不幸被捕,被捕后堅貞不屈,因身份未暴露,只是一個普通十幾歲工人,經多方營救出獄。出獄后仍從事地下工作,于1939年初在黨組織的指引下,未告之家人離家外出,參加新四軍。直到全國解放后,上海市政府把烈士證書送其老母親手中,家中方才得知他參加革命,于1944年犧牲在寶應大官莊戰斗中。

  沙家浜36名傷病員之一

  1940年初,陶祖全從皖南新四軍部教導隊學習結束后,來到了“江南抗日義勇軍”(簡稱“江抗”)常熟縣何市常備隊任指導員,不久即參加了無錫八士橋戰斗。在日軍的猛烈炮火下,陶祖全率領戰士沖鋒陷陣,愈戰愈猛,終于打退了敵人的猖狂進攻,保衛了八士橋。在這次戰斗中,他不幸左臂負傷,急需動手術,但因沒有麻藥,醫生感到十分為難,他霍地從草鋪上站起來,把左臂伸給醫生說:“你們直接開刀,我扛得住!”醫生一咬牙,把手術刀插進了他的傷口,取出彈頭,刮剔著骨骼上的余毒。只見他額頭上冒出豆大汗珠,牙關緊閉,不叫一聲痛,在場的醫護人員無不佩服他是一條鐵骨錚錚的硬漢子,鐵軍出硬漢,他從此出名。同年12月初,“江抗”三支隊奉命消滅常熟縣楊樹園頑軍馬樂鳴部,馬樂鳴敲詐勒索,橫行鄉里,一貫反共反人民,早已激起陶祖全和全體“江抗”戰士的義憤。陶祖全不顧傷口還沒有痊愈,當即率領連隊從無錫蕩口鎮北鄉出發,一口氣趕了十幾里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活捉了馬樂鳴,并痛殲了頑軍殘部,為人民除去一害。1961年滬劇《蘆蕩火種》上演,后改編為京劇《沙家浜》,就是描寫1939-1941年當年在陽澄湖畔養傷的劉飛、夏光等36個傷病員養傷的艱險和堅持敵后抗戰的壯舉。陶祖全和葉誠忠就是其中之一。

  智勇雙全 沖鋒在前

  1941年11月,陶祖全擔任新四軍18旅54團三營教導員,率部渡江北上,參加開辟江(都)、高(郵)、寶(應)抗日民主根據地。戰斗在臨(澤)、界(首)公路兩側。為獲取情報,有效地進行反“掃蕩”,他開動腦筋,對逃到臨澤據點的偽營長劉邦才展開了政治攻勢。他針對劉邦才怕死的心理,給劉寫了一封信,提出三點要求:一是不準帶領日偽軍搶糧食;二是日偽軍下鄉“掃蕩”時,要事先送出情報;三是在可能的范圍內供應彈藥。懾于“江抗”的威名,劉邦才為了保住性命和全家的安全,見信后不得不答應提出的要求。

  1942年春天,日偽軍加緊對高寶地區的勒索,到處設立稅卡征稅。為了保護人民的利益,陶祖全經常捕捉戰機,出其不意地打擊敵人。一天,他帶領一個排的戰士,化裝進高郵城,當接近高郵稅卡時,遭遇敵人的搜查。這時,他突然掏出駁殼槍,命令全排同時出擊,打得敵人措手不及,一下子就沖掉敵人的稅卡。1943年初的一天,他孤身一人闖進興化大黃邳偽鄉長家里,要偽鄉長設法放出被抓的兩名新四軍偵察員,偽鄉長答應后,又誠惶誠恐地送他通過敵偽崗哨。幾天后,兩名偵察員安全地返回駐地。

  1943年7月攻打王通河敵偽據點,一營負責打援,為保證戰斗勝利,陶祖全和兩個連排干部化裝成農民偵察敵情,來到了王通河北邊一個小鎮上,正巧遇到兩個偽稅警在稅所里向老百姓持槍收稅。陶祖全輕聲說了一聲“干”,三人迅速跑到稅警背后,猛地舉起鐮刀,高聲喝道:“不許動。”那兩個稅警便乘乘地舉起了雙手當了俘虜,陶祖全他們順便繳獲一支步槍。

  以身作則 嚴格訓練

  一營之所以能攻善戰能成為新四軍18旅52團的主力,這是與陶祖全以身作則,從難從嚴訓練分不開的,要求戰士做到的,他自己首先做到,在訓練中,他總是和戰士們一起摸爬滾打,跳高、跳遠、越野跑、打墻洞、翻圍墻、劃船等無一項不參加,樣樣都很出色,戰士們對他說:“營長,你受過四次傷,左臂已傷殘,要注意保護身體啊!”他總是說:“不要緊,練習攻堅技術很重要,如果要戰士練,我們當干部的不練怎么行啊!”部隊駐曹甸金吾村時,有一天,出操歸來,他突然要通訊員把通往莊上的小橋撤掉,轉向戰士笑著大聲說:“跳過河去,不跳過去不是好漢啊!”說完,他向后退了兩步,猛一縱身躍到了河對岸。戰士們見營長帶頭,也都爭先恐后地躍過河去。同時,陶祖全也十分關愛戰士,樂于和同志們交朋友。在他任營教導員時,一次有個戰士吃了老百姓的東西,要被關禁閉。他知道后,立即給營長寫信,以商量的口吻說:“這個問題,我剛才同陳政指說,處理不要太過火,因他對錯誤已覺悟了,詳情可問三連連級干部。假使關禁閉,我認為太過火了。”由于他對這問題的正確處理和解決,深深教育和激勵了全營指戰員,更加英勇頑強地投入戰斗。他盡管左臂受傷致殘了,部隊行軍時還幫小戰士扛槍,小戰士都愛叫他為大哥哥。

  血灑大官莊 英名永世長存

  1942年4月15日,偽軍28師獨立旅旅長陳如率600多名偽兵來到大官莊,緊鄰莊子南側建立據點,強占民家田產、房產和磚瓦、木料,并強迫百姓為其構筑軍用碉堡、土圍子及軍事用房等,耗時7個月,東西兩頭建成2座大碉堡,圍子四角還有5個小碉堡,土圍子筑成3米多高1米寬,上有垛口并架設鐵絲網,圍子北面是長沙河,寬9米多,水深約2米,水流湍急,以作自然護衛河,東、西、南三面開挖寬約5米,深約1.5米灌滿水的護圍子壕溝。據點內又分成東圍和西圍,中間也有圍墻及旱溝相隔,古老的大官莊南庵大廟和薛家樓也被框在其內,圍子占地100多畝,圍子北面與繁華的大官莊街道隔河相望,東、西、南三面外是廣闊的農田,據點易守難攻。據點建成后,換防為該旅沈某團一個營的兵力。半年后,又換防為該旅教導總隊第三大隊,大隊長曹之久,副大隊長周鳳翔,總兵力400多人。據點東圍作為三大隊部七、九兩個連駐扎,七連駐當地碉堡內,大隊部率九連駐南邊大碉堡及薛家大樓內。該部依仗日軍和堅固據點,不斷襲擾抗日武裝和民兵,是盤據在大望、汜水、臨澤三個民主政權區之間的一個“釘子”。

  1944年1月5日,風雪彌漫。為把高寶根據地連成一片,拔掉守在大官莊的偽軍據點,解放大官莊地區,新四軍18旅52團根據上級要求,發起了大官莊戰斗。

  在團長陳挺、政委李干輝的指揮下,52團(對外稱淮寶支隊)一營一連二連、二營三連、三營八連4個連隊,1個重機槍排、1個迫擊炮班參加戰斗。戰前團召開排以上干部大會,連隊召開黨員大會,班排召開士兵會進行政治動員,軍事上、后勤上都作了充分準備:一營為主攻,其中二連為突擊隊,以據點東面為主攻點,攻擊東圍之敵,攻占碉堡,一連為梯隊;二營六連為鉗制隊,以據點西南為攻擊點,攻擊西圍之敵,相機攻占碉堡;三營八連為預備隊,重機槍、迫擊炮火掩護突擊隊沖鋒投彈射擊。

  當日下午3時,對據點實施包圍,并肅清外圍散兵。黃昏時,在迫擊炮、重機槍掩護下,二連六連相繼發起攻擊,8時許,已將東南1座小碉堡及東圍墻攻下,六連也從西南占領了西南小碉堡。深夜11時,戰斗全面打響,采用手榴彈包扎棉花,澆上煤油點燃后投向大、小碉堡及圍子內房屋,僅東圍子內部就投出手榴彈500多枚。激戰至佛曉,圍子內住房及兩處灶房大部燒毀,另有部分小碉堡及圍墻被攻下,敵人開始向大碉堡和南庵大廟龜縮,但仍因東西兩頭大碉堡非常堅固高大,居高臨下,多次突擊未果,勢成雙方對峙。清晨,團部決定采用“土坦克”(即戰士頭頂濕棉被裹起的方桌沖鋒)進攻方法,在仍未奏效的情況下,又組織以一營營長陶祖全為首的12名突擊隊(又稱敢死隊)實施強攻,藏在薛家樓內的守軍舉起偽軍旗詐降,致一營多名戰士傷亡,陶祖全被炸彈擊中腰部,肚腸露出體外,他用手塞回肚子,繼續指揮戰斗,終因流血過多傷勢太重,被抬下火線送到戰地臨時救護所手術室,蘇中軍區衛生部部長李振湘為他做手術,把多處打斷的腸子切去壞死的部分,手術后,李部長囑咐說:“這位同志傷太重,流血過多,要好好護理,注意保暖。”當時,他被安到另外的一間病房內,護士端來兩個火缽子,放在床邊,還喂了幾口蛋花湯。他微微搖頭,示意不要喂了,問他“還痛嗎?”他嘴巴輕輕掀動,似乎在講話,但什么也聽不清,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陶祖全雙眼緊閉,安詳地睡著了一樣,流盡了最后一滴血。

  副營長葉誠忠見營長犧牲,奮不顧身率隊攻擊,戰士們都揣著“一團火”,把一顆顆子彈射向敵人,一枚枚手榴彈投進敵堡,終于在第二天上午十一點鐘,碉堡被攻克,薛家樓被焚毀,守敵被俘,投降的投降,戰斗告捷。寶應、汜水、魯莊、望直港據點日偽軍怕遭伏擊,未敢增援。此戰共擊斃偽軍70余人,生俘偽副大隊長周鳳翔等280余人,摧毀大小碉堡7座,繳獲機槍4挺,長短槍270余支,軍馬1匹,彈藥若干。

  陶祖全、葉誠忠等十一位烈士被安葬在大官莊東側龜尾巴河東邊,傷員30余名用小船運往安豐團部駐地救治。隨后,中共寶應縣委決定將大官莊鄉安樂橋一帶命名祖全鄉,將大官莊鄉躲羊鎮改名為誠忠鄉,以作永久紀念。大望紀委書記張波在大官莊召開千人參加的追悼大會,并親筆題書挽聯“血染大官莊為人民除痛解苦 犧牲自己為國家收復失地”。新四軍18旅52團為弘揚陶祖全、葉誠忠勇猛戰斗精神,由趙杰詞、黃葦曲譜寫了一曲激昂的軍歌《我們勇猛跟進》在淮寶支隊和當地廣為傳唱:

  寒光照碉堡,

  血花灑戰場,

  智勇雙全的陶營長,

  以身作則黨性放,

  四次流血不退讓。

  三猛頑強的葉營副,

  沖鋒殺敵常在前,

  文化學習最努力,

  營長有打得、跑得、餓得的作風,

  營副有猛打、猛沖、猛追的傳統。

  攻克大官莊,

  一個勝利殲滅戰,

  流盡你們鮮紅的血,

  獲得了千萬人民的解放。

  安眠吧!

  安眠吧!

  英勇的戰友們!

  在抗日斗爭中,

  你們的光榮犧牲,但是已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學習你們的傳統,

  繼承你們的傳統,

  我們永遠踏著你們血跡,

  勇猛跟進!

  勇猛跟進!

  (寶應縣小官莊鎮老促會 冀玉生)

相關閱讀:
淮寶軍民反“掃蕩”
兩出大戲與一個劇團
新任書記的“三把火”
堅守初心使命 致力助學扶貧
電話:010-63838697、010-63838724 郵箱:lqjsbjb@126.com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ICP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欧美日韩视频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