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紅色經典 > 難忘歲月 > 正文
 
血沃中原筑豐碑
2020/9/24 8:58:30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隆冬,天陰沉沉的。凜冽的寒風從村頭那棵老樹的樹梢上吹過,發出一陣陣尖利的叫聲,卷起的落葉和雜草在空中打著旋,然后“忽”的一下撲向遠方。

  一鍬、兩鍬……喪心病狂的劊子手們手腳并用,飛揚的黃土不斷涌向那早已挖好的墓坑,很快就到了王恩九的腰際。

  我無法想象王恩九此時此刻的感受,但我知道,出師未捷身先死,他一定有著太多的遺憾,也有著太多的牽掛和思念。

  國民黨確山縣縣長許工超瞪著一雙血紅的眼睛,問:“你還有什么說的嗎?”

  王恩九鎮定自若,正氣凜然:“拿紙和筆來!”

  站在即將埋葬自己的土坑里,王恩九想到的首先是向黨組織匯報與國民黨反動派談判的經過,揭露反共頑固分子的丑惡面目和罪惡行徑。然后,還不無深情地給多年不曾相見的妻子、女兒寫下遺囑,囑托她們“永遠跟黨走!”

  一個滿臉橫肉的家伙上前奪過遺書,看完后惱羞成怒,一把把信撕的粉碎,然后聲嘶力竭地吼道:“快活埋了他!”……

  那是1939年的11月,王恩九烈士年僅38歲,時任中共河南省委候補委員、統戰部部長。

  王恩九出生于河南省魯山縣瓦屋鄉長畛地村,少年即立下遠大志向,發奮苦讀詩書,17歲開始接受新思想,尋求救國救民之路,他的身上彌漫著一種脫俗的氣質,在任何地方見到他,你都能很快在眾多的人當中看出他有別于他人的地方。

  1922年,王恩九從開封法政學校畢業,懷著救國救民的理想抱負,參加了馮玉祥領導的國民革命軍,并很快嶄露頭角。之后,王恩九隨軍移防蘭州,供職于甘肅省政府主席、馮部大將劉郁芬部。劉郁芬欣賞王恩九的才干,委任他為省政府總務科長,不久又擢升為國民軍甘肅西部軍總司令部糧秣總監,加授少將軍銜。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王恩九正在魯山省親。聽聞日軍暴行,義憤填膺,積極主張抗日。當年11月,他只身赴禹縣走訪舊日相識的國民黨第76師228旅旅長范龍章,力勸范以民族大義為重,“舉高旗,發通電,請纓北上抗日,不當亡國奴”。范為所動,采納他的建議,在《中州日報》發表抗日通電,有力促進了抗日運動的發展。

  1934年,王恩九在蘭州結識了當時在甘肅省政府主辦的西北日報社從事地下活動的共產黨員劉貫一、江致遠等人,開始閱讀進步書籍,逐漸加深了對共產黨的了解。1935年,國民黨當局以共產黨嫌疑分子的罪名將劉貫一逮捕入獄,王恩九四處奔走,冒著生命危險,利用個人威望和特殊身份,不遺余力,展開營救,使劉貫一幸免于難。

  從參加國民革命軍伊始,王恩九即追求真理,向往革命。在十多年的舊軍政生涯中,他空懷一腔報國之心,卻壯志未酬。自從結識劉貫一等共產黨人,王恩九深感只有共產黨才是帶領中國人民沖破封建藩籬、抵御外侮的領路人,遂下決心跟著共產黨走。1936年秋,他毅然拋棄已有的榮祿地位,到北平找到時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察哈爾聯絡局書記的劉貫一,表達了“以今后半生貢獻于無產階級的事業,以求得人類的徹底解放”的意愿。同年冬,經劉貫一、阮幕韓做介紹人,王恩九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

  入黨后,王恩九與劉貫一一起到張家口中共察哈爾聯絡局從事統戰、情報和在國民黨隊伍中發展黨的組織等工作。在張家口,王恩九與舊友、國民黨察哈爾省保安司令部參謀長支應麟相逢。支應麟曾在國共兩黨領導的西北同盟軍任過師長,對共產黨頗有好感。為爭取支應麟,王恩九和劉貫一反復向其講述無產階級革命道理,宣傳共產黨的主張,使支的政治觀點發生很大變化,多次把“華北剿總”司令長官宋哲元發給保安司令劉汝明的機密電報原文抄送給王恩九,使這些帶戰略性的重要情報源源不斷送往延安。

  1937年7月,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在北平執行任務的王恩九接到地下黨組織緊急指示,繞道煙臺至太原,太原失陷后撤退至開封,奔波于鄭汴洛信等地,聯絡同志,收集情報,為黨做了大量工作。

  1938年,王恩九到豫魯聯絡局工作。這年春,國民黨第3集團軍總司令孫桐萱帶數萬人馬退至魯西南菏澤一帶,并將山東省高等法院所管轄的各種人犯隨軍押至,其中包括約500名共產黨員和黨外進步人士。黨組織決定營救這批共產黨員和進步人士,派王恩九前往。王恩九裝扮成商人身份,從開封出發,過淪陷區,穿封鎖區,一路餐風露宿,輾轉至菏澤,歷經艱險,成功說服孫桐萱將500多名共產黨員和進步人士全部釋放,為黨的事業保存了一大批重要的骨干力量。

  王恩九的活動影響愈來愈大,引起國民黨反共勢力的極大恐慌,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國民黨河南省黨部下令“抓獲王恩九格殺勿論”。

  1938年11月11日,國民黨反共頑固派破壞抗日統一戰線,突襲新四軍竹溝留守處,制造了駭人聽聞的“竹溝慘案”,殺害未能突圍的傷病員、革命群眾、新四軍家屬100余人。為制止事態進一步發展,11月下旬,新四軍參謀長兼江北總指揮張云逸電令竹溝留守處主任王國華,派王恩九“帶少量武裝去確山縣政府交涉”。王恩九深知確山地區有敵人重兵駐守,而且新任國民黨確山縣縣長許工超是一個兇殘的反共頑固分子,此行兇多吉少,遂只身前往。

  那注定是一個悲壯的日子。王恩九定是抱著“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的豪邁慷慨前往。面對兇殘狡詐的敵人,王恩九與許工超唇槍舌戰、據理力爭,以求事變迅速解決。許工超理屈詞窮,最終暴露出魔獸本性,以慘無人道的手段,將王恩九活埋于確山縣孤山沖。

  高山不語,長河低吟,一場紛紛揚揚的雪花飄落,像是趕來為烈士壯行。王恩九犧牲后,張云逸致電衛立煌,向國民黨當局提出嚴正抗議,要求嚴懲兇手。《解放》雜志、《拂曉報》等先后刊發悼念文章,烈士英名很快傳遍華夏大地,用初心和信仰熔鑄著中華民族永遠的精神豐碑。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王恩九被追認為革命烈士,1973年5月,王恩九烈士遺骸被移放于河南省烈士陵園。2009年,王恩九被評為“河南省6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2014年,入選《魯山縣十大歷史名人》。

  血沃中原肥勁草,寒凝大地發春華。當我們行走在陽春麗日下的都市、鄉村,當我們在歡樂祥和中享受著現代的文明和富足,我們每一個人都不能忘了那些為了今天幸福日子而英勇獻身的革命先烈!

  致敬,英雄!用一顆感恩的心,用發自肺腑的真誠!

  (河南省魯山縣人民武裝部 李人慶)

相關閱讀:
魯山縣老促會到豫陜鄂人民軍政大學舊址調研
電話:010-63838697、010-63838724 郵箱:lqjsbjb@126.com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ICP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欧美日韩视频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