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紅色經典 > 難忘歲月 > 正文
 
“革命傳奇司令”黃逸峰的傳奇人生
2020/9/24 9:41:23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他是書生,先后執教于江蘇南通中學、泰國曼谷新民中學、新加坡華僑中學、上海滬江大學和廣西大學。他是軍人,先后出任國民黨戰地黨政委員會少將、中將設計委員;新四軍聯抗部隊司令、蘇中一分區司令、東北野戰軍鐵道縱隊司令。他就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著名社會科學家黃逸峰同志。

  2020年,享有“革命傳奇司令”美譽的黃逸峰誕辰115周年,逝世40周年。

  黃逸峰,又名黃承鏡,1906年7月生于江蘇東臺,先后就讀于南京東南大學附屬中學、上海公學 、復旦大學商學院等學府,1925年參加震驚中外的“五卅運動”,在斗爭中加入共青團,后轉入中國共產黨。黃逸峰一生追求信仰,初心不變,留下許多跌宕起伏、曲折驚險的傳奇故事。

三次入黨

  黃逸峰18歲考入上海公學,后轉入復旦大學商學院。1925年5月30日,上海紗廠發生“五卅慘案”,共產黨員顧正紅等10多名工人被反動軍警槍殺,給他強烈震憾。慘案發生后,黃逸峰與同學們一起走上街頭,抗議日本資本家暴行,積極聲援工人斗爭。黃逸峰在血與火的斗爭中,加入了黨組織并擔任復旦大學共青團支部書記,成為學生運動出色的組織者和領導者。后接任中共南京市委書記并南通特委書記。在這期間,黃逸峰兩次被捕坐牢。

  1929年春天,經歷了白色恐怖并在敵人的獄中受過嚴刑拷打的黃逸峰,刑滿出獄后,抱病去上海找到了中共江蘇省委,但左傾領導人對他不予信任。為了生活和治病,他報經組織同意,改名黃世雄,到南通中學以教師身份作掩護,一面養病,一面調研。在這里他與時任南通縣委書記劉瑞龍取得了聯系,積極參與并領導了學生與反動校長的斗爭活動,被列入黑名單。1930年,“左”傾勢力統治中央,給黃逸峰扣上“政治動搖”的帽子,黃逸峰被迫脫黨,流亡外國,先是在泰國曼谷新民學校擔任教務主任,后到新加坡華僑中學教授國學。1931年,日本關東軍炮擊沈陽,發動9·18事變,1932年1月28日,日本侵略軍悍然向上海閘北一帶進攻,淞滬抗戰暴發,黃逸峰毅然回到祖國。

  1940年,已是國民黨戰地黨政委員會中將設計委員的黃逸峰,銜命到蘇北敵后戰區工作。幾經周折,他與周恩來、葉劍英取得聯系,重新接受了黨的指示。回到蘇北泰州后,他一方面周旋于國民黨江蘇省政府主席韓德勤和地方實力派李明揚、陳泰運之間,開展抗日統一戰線工作,一方面遵從新四軍蘇北指揮部陳毅總指揮的要求,組建聯合抗日部隊。在黃逸峰的帶領下,“聯抗”部隊配合新四軍一師懲日、除奸、反頑,與敵偽軍進行了四年的頑強拼殺。1941年3月經陳毅等介紹,黃逸峰重新加入黨組織。

  建國后的第二年,黃逸峰擔任華東軍政委員會交通部長兼黨委書記。正當他以滿腔的革命熱忱,投入火紅的交通建設事業時,由于對一封寫給《人民日報》信函的處理問題,而于1953年初被開除黨籍。1956年,毛澤東又記起了黃逸峰,他在《論十大關系》的報告中說:“可以允許黃逸峰重新入黨。華東有個黃逸峰,人家要革命,你們為什么不讓他革命,只有假洋鬼子才不允許阿Q革命。”1956年12月31日,黃逸峰被批準重新加入中國共產黨。

  “文革”期間,他被扣上修正主義分子的帽子,第三次被清除出黨。直到1980年,中共上海市委組織部全面復查黃逸峰歷史,并報中央組織部批準,恢復了黃逸峰的黨籍。1987年,中央為黃逸峰全面平反,同意恢復黃逸峰同志1941年入黨前的黨籍,黨齡從1925年10月起計算。

七次被捕

  在老一輩共產黨人中,不少都坐過牢,但像黃逸峰這樣坐過七次大牢的實屬罕見。

  第一次:1927年3月21日,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的槍聲打響后,年輕的黃逸峰擔任分管宣傳和軍事的中共閘北區委委員、閘北市民代表會議主席。當時,蔣介石正緊鑼密鼓地準備鎮壓上海工人,收繳工人糾察隊的武器。黃逸峰以閘北區人民代表會議主席的公開身份,召開群眾大會,發表慷慨激昂的宣傳講話,揭露反動派的陰謀,被國民黨二師師長劉峙派短槍排押至二師司令部。上海總工會委員長汪壽華得到消息后,發動工人群眾包圍二師司令部,要求釋放黃逸峰,鑒于當時國共合作尚未公開破裂,劉峙只得下令放人。

  第二次:1927年6月1日,中共南京黨組織遭敵人嚴重破壞,恢復黨組織工作迫在眉睫。剛剛成立的中共江蘇省委研究決定,派年僅21歲的黃逸峰擔任中共南京地委書記。不料,工作開展一個多月,黃逸峰再次被捕了。9月,被取保釋放。10月,黃逸峰到上海向省委報到。

  第三次: 1928年2月,黃逸峰受命擔任中共南通特委書記。期間因叛徒出賣,在國民黨東臺縣政府的一次大搜捕中,黃逸峰不幸在在故鄉被捕。在近一年的鐵窗生活后,其父黃仰塘變賣家產,花費8000元大洋,才保住了兒子的性命。黃逸蜂被判處9個月徒刑,服刑期滿后才被釋放。

  第四次:1932年冬,黃逸峰輾轉來到泰國曼谷籌辦華僑中學。當時暹羅政府受日本帝國主義影響,對華僑實施壓迫政策,限制華僑學校開設中文課程。黃逸峰奮起反擊,迫使暹羅政府就“限制政策”作出讓步。然而華僑上層有人因一己私利告發了黃逸峰,致使其被捕。審訊無果,中華總商會出面,翌日將黃逸峰保釋出來。

  第五次:1933年,他擔任新辦的華僑中學副校長,學校發展很快,很短的時間,就招納新生600多人。黃逸峰的革新舉措,使反動政府驚慌失措,他們借口“共黨嫌疑”,又一次逮捕了黃逸峰。遭受了暹羅警察的毒打,后由華僑江浙會館花錢保釋出來。

  第六次:黃逸峰剛出獄不久,就聯合進步華僑和教員,重新創辦了南洋中學和工人夜校,并擔任校長。但南洋中學辦了不到半年,暹羅警察廳以進行抗日活動的罪名封閉了學校,逮捕了黃逸峰和其他兩位進步教員。雖經華僑江浙會館的疏通保釋,暹羅當局還是向黃逸峰發出了“限期自由離境”的通知。

  第七次:1934年夏,黃逸峰從泰國回到上海,尋找黨組織未果,化名林敏考試進入了京滬、滬杭甬鐵路局。黃逸峰倡議成立了車務學友會,并當選為會長。1935年春,車務學友會擴展成鐵路青年社,引起了國民黨組織的高度重視,中統特務逮捕了黃逸峰。在無理關押兩天后,特工們將黃逸峰帶到下關車站,找到了保人才釋放了。但軍統頭子陳立夫向鐵路局施加壓力,黃逸峰被迫離開了鐵路局。1937年春,黃逸峰離開鐵路局后,應聘到上海滬江大學任教,同時被聘為立信會計專科學校教授兼教務長。

  1966年,“文革”風暴席卷了上海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擔任該所副所長的黃逸峰遭受了殘酷斗爭,他被打入“牛鬼蛇神”行列,關進了“牛棚”,使他的精神和肉體都受到巨大摧殘。直到1972年,才最后結束了牢獄生活。

書生當司令

  1937年冬,黃逸峰辭別滬江大學,來到廣西桂林。經朋友介紹,被聘為廣西大學會計學教授。當時的桂林,集中了不少抗日救亡的中堅力量,抗日民主的氣氛空前濃厚。然而黃逸峰志不在此,他時刻思念著為黨和民族多做一些有益的工作。

  1938年底,黃逸峰應國民黨戰地黨政委員會副主任李濟深的邀請赴重慶商談敵后抗戰大計,深得李濟深贊賞。隨即以廣西大學教授的身份被委以少將設計委員。1939年夏,黨政設計委員會在各地成立分會,黃逸峰升任魯蘇戰區中將設計委員,被派往蘇北。10月,黃逸峰考察了蘇中,與各派政治力量的頭面人物進行了廣泛聯系和交流。1940的春天,黃逸峰回重慶述職,找到了周恩來,受到八路軍駐重慶辦事處葉劍英將軍的接見。葉劍英對黃逸峰的孤軍奮戰給予了鼓勵,并明確“在今后的工作中,由陳毅同你單線聯系”。

  1940年的蘇北戰場注定是新四軍逞雄揚威的舞臺,繼郭村保衛戰、新四軍東進黃橋等行動后,頑固派韓德勤不顧民族大義,一手挑起的消滅蘇北新四軍的計劃遭到徹底破滅。在黃橋決戰中,新四軍殲滅韓德勤主力12個團,獨立六旅被殲,89軍軍長李守維溺亡。新四軍在戰場上的勝利,使得國民黨地方實力派李明揚、陳泰運等對新四軍既欽佩又害怕,他們擔憂此后與新四軍挨肩靠背,會發生摩擦。因此,希望建立一支中立部隊,駐在李、陳部隊和新四軍之間,作為緩沖,以確保今后和平相處。經三方協商,由國民黨魯蘇戰區中將設計委員黃逸峰擔任這支部隊的司令。

  1940年10月10日,由新四軍、魯蘇皖邊區游擊總指揮部、魯蘇邊區游擊指揮部共同組建的“聯抗”部隊在蘇北重鎮曲塘正式成立,黃逸峰走馬上任。1944年10月,“聯抗”完成了歷史任務,正式改編為新四軍,黃逸峰又走上了新四軍蘇中軍區一分區司令的崗位。

  1946年冬,中央任命黃逸峰為山東軍區副司令員,協助許世友工作。尚未就任,組織上鑒于他熟悉鐵路業務,遂將他急調關外,擔任東北鐵路總局副局長。1947年初,黃逸峰走上了東北戰場。他協助呂正操局長重點抓鐵路的修復工作。隨著解放戰爭的勝利進展,東北地區接收和修復鐵路5700多公里,通車線路里程9800多公里,為東北人民解放戰爭的勝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1948年秋,在遼沈戰役前夕的關鍵時刻,黃逸峰調任新組建的鐵道縱隊司令員,戰斗在千里鐵道線上。鐵道縱隊是在黨的領導下,由黃逸峰親自參與創建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支鐵道兵部隊,1949年5月,“鐵縱”升格為鐵道兵團,黃逸峰為政治部主任。

“黃逸峰事件”

  1950年,黃逸峰調任華東軍政委員會交通部部長并兼任下屬的華東交通專科學校校長。正當黃逸峰在交通事業上干得紅紅火火時,不料卻發生了“黃逸峰事件”。

  事件的起因是這樣的,1951年12月3日,《人民日報》讀者來信專欄發表了一篇題為《上海華東交通專科學校存在混亂現象》的文章,批評學校在設備、圖書館管理上的混亂現象和鋪張浪費問題。對于這封讀者來信,如能采取“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態度,總結經驗教訓,便能較好地得到處理。但校方看到這篇文章后,認為文中批評“不符合事實,是蓄意破壞學校名譽”,當即向兼任校長反映。一向不管學校具體事務的黃逸峰聽到匯報后,態度不冷靜,要校方追查投稿人,并組織職工學生聯名給《人民日報》寫信,要求更正。校方查出批評稿的作者是福建學生薛承鳳,對其施加壓力,勒令其退學,薛承鳳面對校方的巨大壓力,再向《人民日報》寫信申訴,《人民日報》將信轉給中共中央華東局辦公廳處理。

  華東局紀委調查組進校調查后,認為黃逸峰有錯誤,建議給黃逸峰黨內警告處分,并要求他在《解放日報》上公開檢討。這時,黃逸峰的倔脾氣又上來了,他拒絕檢討。毛澤東從華東局匯報中得知這一情況后很生氣,在一份反映該事件的文件上批示:“壓制批評,輕則開除黨籍,重則交人民公審”。1953年1月,黃逸峰受到開除黨籍和撤銷一切行政職務的嚴重處分。華東交通部共有9位領導干部受處分,3人被開除出黨,這就是轟動一時的“黃逸峰事件”。

  不過,還有另一種說法。黃逸峰之所以被“嚴打”,是斯大林向毛澤東告了黃逸峰的狀。還是在東北鐵路局當副局長時,一些蘇聯人態度驕橫,以救世主自居,引起了黃逸峰等中國同志的反感。蘇聯駐中長鐵路顧問是一個酒鬼加色鬼,他不顧社會公德,公然在公共場所調戲中國姑娘,黃逸峰曾多次頂撞這位“老大哥”,痛斥這位顧問的不軌行為,使他威風掃地。這位顧問奉調回國后,倒打一耙,告到斯大林那里。這樣黃逸峰的名字就映入了斯大林的腦海。1949年底,當毛澤東在克里姆林宮與斯大林擁抱時,也許是有意,又或許是無意,一句“東北的黃逸峰瞧不起蘇聯人”飄到了毛澤東的耳朵里。從此,毛澤東記住了黃逸峰。

學者的歸宿

  1978年,在胡喬木的積極舉薦下,“傳奇司令”黃逸峰,以72歲高齡出任上海社會科學院院長,回到了教授書生的行列。上任后,他新建辦公設施,招納研究人才,化解宿舍危機,使社科院很快走上了健康運行的軌道。

  黃逸峰身體力行,潛心于清朝洋務運動的研究,理論研究著述豐碩,獨樹一幟。他的《舊中國的民族資產階級》等專著豐富了中國近代經濟史的研究。《中國近代經濟史論專集》的出版,在全國社科理論界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1980年,他帶領中國社會科學代表團訪問日本,主講《關于舊中國洋務運動的評價問題》,連講兩場,受到日本學術界的高度贊揚和好評。9月28日,黃逸峰回到上海,應邀到交通大學講學,正當他侃侃而論時,因情緒激動,突發中風,暈倒在講臺上,從此一病不起。1988年11月27日,黃逸峰與世長辭。上海市原黨政領導江澤民、朱镕基、曾慶紅、趙啟正等參加遺體告別儀式。黃逸峰逝世后,骨灰安葬在海安“聯抗”烈士陵園。

  (江蘇省海安市慈善會嚴德本 張木 賁擰)

相關閱讀:
沒有相關文章
電話:010-63838697、010-63838724 郵箱:lqjsbjb@126.com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ICP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欧美日韩视频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