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紅色經典 > 難忘歲月 > 正文
 
紅軍長征靈寶朱陽鎮革命史略
2020/10/15 19:39:29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冠云凝紫氣,弘農涌春潮。河南省靈寶市革命老區朱陽鎮,位于豫陜兩省、盧靈洛三縣市結合部,距靈寶市西南33公里,面積783平方公里,轄41個行政村,361個村民組,人口4.6萬,耕地11.9萬畝。有老區村26個,2008年,朱陽鎮被省民政廳補劃為革命老區,是靈寶市唯一一個革命老區鄉鎮。朱陽是一方紅色的熱土,有著光榮的革命歷史,在土地革命和解放戰爭時期,朱陽人民在黨的領導下,與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七十四師、中原人民解放軍團結一致,并肩作戰,為了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舍生忘死,流血犧牲,寫下了不朽的光輝篇章。

  1934年11月紅25軍突破數十萬白匪軍的圍追堵截,從鄂豫皖蘇區的羅山縣何家沖出發開始長征,到達豫陜邊境,建立了以陜西商洛地區為中心的鄂豫陜革命根據地。轄區包括湖北的鄖西,河南的盧氏、靈寶(朱陽鎮)、西峽,淅川,陜西的洛南、商南、丹鳳等13縣(區),面積3萬多平方公里,人口50萬,1935年7月,紅25軍主力北上,10月,根據地各路游擊隊組成紅七十四師,領導根據地人民繼續進行艱苦卓絕的斗爭。

  1935年10月,陳先瑞等率領紅74師從盧氏木桐溝進入朱陽山區,以秦池、大村、老虎溝、犁牛河、兩岔河為中心,深入發動周邊群眾,積極開展革命斗爭。朱陽人民在革命的感召下和黨的領導下,積極配合紅軍行動,燒水做飯,提供衣食,帶路前進,送子參軍,冒著生命危險掩護紅軍傷病員,軍民之間建立了深厚感情,為根據地的鞏固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1946年7月,我中原人民解放軍突破敵人的重重圍剿,到達豫西和陜南之后,開創了豫鄂陜革命根據地,建立了邊區黨委、政府和軍區,下轄5個地委,軍分區和4個專署,8月中旬,在盧氏木桐溝宣布盧靈洛縣委、縣政府正式成立。在靈寶建立了秦池區和犁牛河區兩個區政府以及秦池、犁牛河、蒲陣溝、石坡灣等鄉民主政府和農會組織。

  1946年9月,胡宗南調動軍隊對豫鄂陜邊區進行大規模“清剿”,妄圖把新開創的根據地扼殺在搖籃之中。朱陽人民和中原人民解放軍戰士團結一致,齊心協力,取得了“透山戰役”等反“清剿”斗爭的重大勝利。1947年2月在豫鄂陜根據地主力部隊北渡黃河之后,熊松柏等一批盧靈洛縣委地方干部繼續堅持敵后斗爭,在黑山成立了中共盧靈洛工委,直到1949年6月靈寶第二次解放。期間,黃林、閔學勝、張旺午、張水泉、夏世厚、張難、霍俊亭、郭綸、陳韌、熊松柏等革命前輩在這里出生入死、浴血奮戰,建立了不朽的功勛;(陳賡兵團)朱陽人民與子弟兵血肉相連、同仇敵愾,付出了巨大的犧牲,演繹了一幕幕“驚天地、泣鬼神”,慷慨悲歌的英雄壯舉,在老區革命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頁。

  紅軍兩次到朱陽

  紅軍曾經兩次來到朱陽。在中國革命進程中,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是一支響當當的革命隊伍,她具有傳奇色彩,也創造了眾多奇跡。這支不足三千人的隊伍,誕生于國家危難之際,在蔣介石10萬正規軍的圍困中,被迫西進北征。他們日夜兼程,一路征戰,歷經磨難,幾次絕處逢生,于1934年12月8日,抵達豫陜邊界。

  1934年12月10日,中共鄂豫皖省委在豫陜邊界的庾家河召開會議,決定改鄂豫皖省委為鄂豫陜省委,開始建立鄂豫陜革命根據地。突然,他們被三個團的敵人包圍。會議立即中止,實施絕地反擊,敵我雙方短兵相接,戰況極為慘烈。激戰中,軍長程子華左手被打斷,副軍長徐海東被一顆子彈從眼睛下邊射入,從后頸穿出,重傷暈倒,營、團干部8人掛彩,全軍犧牲190多人。生死存亡之際,政委吳煥先挺身而出,率領戰士用大刀、刺刀與敵格殺。經過20多小時的搏斗,殲敵300多人,使紅二十五軍又一次擺脫困境。

  鄂豫陜省委建立后,帶領紅二十五軍過關斬將,曾兩次來到朱陽山。1934年12月19日,紅二十五軍由庾家河的蔡川出發,南下鄖西,然后北返,繞過商州,東進洛南、盧氏和靈寶南部山區,一路掃除國民黨民團武裝和地方反動政權,擴大共產黨和紅軍的政治影響。

  12月下旬,紅二十五軍戰士化裝成木匠、貨郎、泥瓦匠和扛農活的雇工,從盧氏縣的官坡、木桐,陸續來到朱陽的秦池、大村、蒲陣溝等地,偵察地形,摸查敵情,結交窮苦朋友,傳播革命思想,點燃了朱陽山區的星星之火。

  1935年4月18日,紅二十五軍攻占了洛南縣城。緊接著,派出數支小分隊,向盧氏木桐、靈寶朱陽等地滲透和發展。紅軍來到朱陽山區,訪貧問苦,張貼標語,幫助群眾干活。朱陽民眾奔走相告,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好的隊伍。

  1935年5月,為鞏固和發展鄂豫陜革命根據地,鄂豫陜省委建立了中共鄂陜和豫陜兩個特委,組建了6個游擊師。豫陜特委書記鄭位三、豫陜游擊師師長方升普,率部在豫陜邊區大力開展革命活動,建立了以盧氏玉皇山為中心、方圓100多公里的紅色游擊區和蘇維埃民主政權。《中共靈寶黨史》記載:“靈寶縣朱陽鎮南部山區以及蘇村鄉的官道口、固水等地都是紅二十五軍的游擊區。”

  1935年7月,紅二十五軍北出秦嶺,挺近陜北。這支不足3000人的鐵軍勁旅,在遠離中央的情況下,孤軍遠征10個月,艱苦轉戰萬余里,最先到達陜北,被人們譽為“長征先鋒”,毛澤東主席稱其“為革命立了大功”。

 

  紅七十四師曾經三次到朱陽

  鄂豫陜省委率紅二十五軍主力北上之后,只把兩個特委和一小部分紅軍戰士作為紅色種子,留在豫陜邊區。出發前,省委派紅軍三路游擊師政委李志英去給兩特委送信。由于叛徒出賣,李志英等同志被敵人殺害,致使省委指示精神未能及時傳達。

  紅軍主力走后,根據地形勢急轉直下。國民黨重兵對根據地實行“分割包剿”,各地反動武裝叫囂“要把共產黨、紅軍和造反的農民斬盡殺絕”。危急關頭,豫陜特委和鄂陜特委舉行聯席會議,決定將兩特委合并,成立中共鄂豫陜特委;并決定將留在當地的小部分紅軍與蘇區各路游擊師合并,組建中國工農紅軍第七十四師。

  1935年10月6日,紅七十四師在陜西省商南縣的碾子坪成立,當時全師不到700人。在此后近兩年的時間內,紅七十四師曾多次來到朱陽山,其中影響較大的就有三次。

  紅七十四師首次來朱陽

  紅七十四師成立后,在盧氏玉皇尖主峰南側的七盤磨一帶,迎接豫陜游擊師第四大隊及豫陜赤衛軍游擊隊。此時追敵龐炳勛部趕到了葛家嶺。為了能使剛剛建立起來的紅七十四師轉移到安全地帶,特委書記鄭位三派豫陜游擊師第四大隊李春銀中隊據險斷后,掩護大部隊往朱陽一帶轉移。1935年10月16日,紅七十四師在盧氏縣蘇維埃赤衛軍游擊隊的配合下,經小河口、梁木溝、木桐、秦池等地,挺進朱陽鎮。紅軍路過大村時,將兩名重傷員托付給貧苦農民劉永福、李月婷夫婦照料。第二天,紅七十四師來到朱陽街附近。平時作威作福的朱陽鄉公所保安隊不自量力,一路尾隨追擊紅軍隊伍,伺機進行騷擾襲擊。紅軍牽著“牛鼻子”迂回前進,將其引到朱陽街西面的山梁上一舉擊潰,在朱陽引起極大轟動。

  紅七十四師二次來朱陽

  1936年5月,紅七十四師已發展到一千多人。為了迷惑敵軍,特將營建制改為團建制,將部隊編為第一團、第五團、第六團。國民黨當局驚恐萬狀,又調動約20多個團的兵力,對紅七十四師發動大規模“圍剿”。由于敵強我弱,形勢嚴峻,紅七十四師決定化整為零,三個團分開活動,靈活機動地開展山地游擊戰。同年9月,形勢略有好轉,紅七十四師又將三個團的兵力集中起來,從陜西三要出發,經陳草峪、靈口到木桐、朱陽一帶活動。10月8日,8位紅軍偵察員化裝成鼓樂手,以討要為名來到朱陽秦池村,并在聯保處的院子里吹奏起來。趁機將聯保處的人員、裝備及布防情況了解得清清楚楚。10月9日,陳先瑞率領紅七十四師第一團從木桐溝南坡翻山,經大石崖來到下河村鐵匠馱,將師部駐扎該村。紅軍戰士在西龍眼、蒲陣溝、青崗坪、馬家灣等地發動群眾,除暴安良,進行了一系列革命活動。10月11日,紅七十四師第一團向秦池村開來。燒掉秦池聯保處的炮樓子,嚇死了聯保主任吳鳳儀。聽說從木桐溝過來了一支隊伍,當地群眾不明底細,顧不得牽牛、鎖門,也躲到山溝深處。紅軍在村里住了一晚,幫助村民擔水劈柴,鍘草添料喂牲口。他們吃了老百姓的油鹽米面,都留有條子和數目,并一一付了錢。臨走時,紅軍戰士把各家院子打掃得干干凈凈,家俱擺放得整整齊齊,牛槽里添滿了草,牛圈新墊了土。村民們回來一看激動萬分,拿著紅軍留下的錢和條子奔走相告:“紅軍真是咱窮人自己的隊伍!”10月12日早上,紅七十四師分兩路向煙火崖一帶前進。國民黨朱陽保安團聞訊,急忙派出100多人的“黑衣隊”埋伏在校場坪村穆桂英墳后,妄圖居高臨下襲擊紅軍。當地群眾向紅軍報告了敵情,紅軍迅即調整部署,第一團順大路向校場坪進攻,手槍團繞道槐樹下迂回包抄,敵我雙方在村外的山梁上展開激戰。紅軍戰士猛打猛沖,打得“黑衣隊”狼狽逃竄。

  當天午后,紅七十四師第一團、手槍團六七百名戰士在煙火崖村的4個打麥場上休息。聽說紅軍回來了,鄉親們熱情地把自家的飯菜端出來送給紅軍吃。戰士們一再謝絕,鄉親們執意相讓。吃完飯,紅軍一一付了錢:一碗湯一個銅子,一碟菜一個銅子,連一個牛心柿子也給了一個銅子。紅軍戰士秋毫無犯的嚴明軍紀,讓村民們贊不絕口。

  10月13日,紅軍繞過朱陽街,挺近董寨村。途經運頭村與郭道口之間的前坡時,遭到保安隊的襲擊。紅軍先頭部隊從前坡山崖攀上去,很快將保安隊擊潰。這是朱陽董寨村紅軍活動遺址。10月13日晚上,紅軍夜宿董寨村的長畛、焦家村和董家埝村的胡莊等地。紅軍首長和窮苦百姓促膝交談,親如一家。次日清晨,紅軍從董寨村出發,沿朱陽西河而上紅軍一路上刷寫大幅標語,宣傳革命道理,還把受傷的小戰土楊百順留給老虎溝村民照料。10月15日,紅軍隊伍從老虎溝村出發,穿過轆轤關,向陳耳溝迂回前進,途中與國民黨陳耳保中隊相遇。紅軍戰士如猛虎下山,打得敵人倉惶逃竄。戰士們乘勝追擊,一直追到朱陽老虎溝嶺上,活捉了保中隊長閆學賢。第二天,將閆學賢處死在陳耳街的戲樓邊,為民除了一害。

  紅七十四師第三次來朱陽

  1936年10月18日,李隆貴帶領紅七十四師第二團戰士,從洛南縣的三要出發,經陳草峪、靈口,19日來到朱陽小河村。他們在小河街上消滅了地主反動武裝,鎮壓了土豪劣紳,打開了地主的糧倉,把糧食和財物分給了窮人。10月20日清晨,紅軍在兩岔河村的雙馱嶺和國民黨朱陽保安團相遇。紅軍戰士揮起戰刀,奮勇殺敵,經過近兩個小時的激戰,擊斃了保安團長亢崇禧,消滅保安團骨干10余人,解除了保安團的全部武裝。這是朱陽鎮兩岔河村雙馱嶺紅軍戰斗遺址。1936年10月20日下午,紅軍來到犁牛河村,搗毀了3個反動商行,沒收了商行的財物、銅錢。第二天上午,紅軍在犁牛河村召開了群眾大會,將沒收的銀元銅錢分給窮苦百姓,但很多村民不敢要。22日早上,人們發現村子中間的小河里、大路邊有很多銀元和銅錢,男女老少都爭著搶著去拾。過后人們才慢慢明白,原來這些銀元銅錢都是紅軍戰士故意撒在那里接濟窮人的。1936年12月底,紅七十四師奉中央軍委周恩來副主席電令,經轆轤關、老虎溝等地,翻越秦嶺山脈,進入靈寶與潼關之間,在閿鄉縣域的陽平、程村、故縣等地發動群眾,組織抗日武裝,阻止國民黨親日派部隊入陜。1937年4月,紅七十四師奉命到長安縣大峰口整訓。8月5日,紅七十四師奉命北上,離開了豫陜邊區。

  朱陽鎮素有靈寶后花園之美稱,文化旅游資源豐富。堅持“以紅色旅游引領山水旅游”作為全域旅游發展思路,目前正著力推進紅軍長征文化公園項目建設,提升紅色文化品味,整合自然山水資源,加大冠云山周邊區域、南弘農澗河沿岸、西河走廊的自然山水資源開發力度,大力實施鄉村休閑農莊、美麗鄉村、傳統古村落等旅游基礎設施建設,逐步形成了“三山(冠云山、佛山、五峰山、錦屏山)二河(南弘農澗河谷和西河走廊沿途自然風光)兩塬(南塬、北塬的煙葉、蘋果農業產業觀光游)”的大旅游格局,增強紅色文化旅游的吸引力,以打造提升紅色小鎮品牌,助推朱陽老區鄉村振興戰略有序實施。

  (馮敏生)

相關閱讀:
緬懷英雄熊松柏
革命老區行走進靈寶 核桃樹成朱陽農民的“養老樹”
靈寶義工聯盟情系革命老區 溫暖送人間
電話:010-63838697、010-63838724 郵箱:lqjsbjb@126.com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ICP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欧美日韩视频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