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紅色經典 > 難忘歲月 > 正文
 
“軍史布衣第一人”陳廷賢
2020/10/16 10:33:01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一段擱置在時間隧道里的紅色往事,一位淹沒在歷史煙塵中的平民英雄。

  紅二十五軍軍史在記述他的事跡時,稱他為“軍史布衣第一人”。

  在河南省盧氏縣的崇山峻嶺中,他以置生死于不顧的英勇壯舉,帶領深陷敵軍重圍的紅二十五軍巧妙突圍,把這支重要的革命武裝送上了通往勝利的長征路。在布滿了誤解與委屈、曲折與辛酸的漫長歲月中,他以畢生向黨的熱忱和忠誠,昭示了一個“共產黨人”矢志追求光明、終生堅守信仰的初心。

  今天,請記住:有位小貨郎,名叫陳廷賢。

  1934年12月4日,率先開始長征的紅二十五軍,從鄂豫皖根據地一路轉戰進入盧氏縣境,計劃從盧氏朱陽關進入陜南建立根據地。但是,當這支在轉進南陽時剛剛經歷了方城大戰、已不足三千人的疲憊之師進入盧氏時,幾乎是兵臨絕境。不但他們前行路上的險要關隘朱陽關已在三天前被趕來堵截的敵60師占領,而且左右夾擊的敵40軍、44師、95師正在兩翼迅速合攏,緊隨其后的5個“追剿”旅正步步緊逼,已近在咫尺。紅二十五軍是鄂豫皖地區一支能征慣戰的鋼鐵之師,一直讓蔣介石如芒在背又奈何不了,這次他不惜動用五六萬人的兵力,鐵了心要在狹小的盧氏境內以絕對優勢拔去這根眼中釘、肉中刺。就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刻,在大山中探路的紅二十五軍的偵察員,遇上了走村串戶的年輕貨郎陳廷賢。

  陳廷賢,1911年出生,山西晉城人,少時因家貧曾到晉西南的解州鹽池做苦工,后來又流浪到豫西盧氏縣,在縣城一家蛋糕店做學徒、賣糕點,定居下來。他每天挑著貨郎擔子,游鄉走村叫賣糕點,對豫陜交界地區的山嶺河谷大路小徑了如指掌。他因為走過的地方多,見過紅軍,知道這是窮人自己的隊伍。看到紅軍戰士的焦急緊張的神情,他就主動上去搭訕,問明情況后,立即提出要為紅軍當向導。真可謂絕處逢生,將士們聞訊喜出望外,在陳廷賢的帶領下,部隊悄悄地從“七十二道水峪河,二十五里腳不干”的河谷中穿出,繞過把守縣城的重兵,避開敵軍的重重哨卡,翻越人跡罕至的峻嶺,穿行樹木掩蔽的荒徑,經過四天三夜的隱蔽潛行,于12月8日突然出現在豫陜交界的要塞鐵鎖關前。紅軍從天而降,守敵猝不及防被一舉擊潰。前進的道路被打通,紅二十五軍遂兵發陜南,徹底擺脫了敵軍圍剿,使蔣介石欲聚殲該部于盧氏的企圖再次落空。紅二十五軍,這支經過盧氏轉戰后淬火成鋼的百戰之旅,一路拼殺奔赴陜北,成為長征中第一支到達陜北的部隊,而且還創造了唯一支長征隊伍兵員不減反增的奇跡。紅二十五軍到達陜北后,與陜北紅軍合兵一處,有力地鞏固了陜北根據地,使長征中的中央紅軍有了落腳地,為黨中央把全國革命大本營放在西北奠定了穩固基礎,為中國革命立下了不世之功。

  那個寒風凜冽、殘陽如血的黃昏,當陳廷賢與紅二十五軍分手時,徐海東、程子華、吳煥先等軍首長拉著他的雙手久久不愿松開,感動地說:“你為紅二十五軍作了重大貢獻,你就是黨的人。”軍政委吳煥先還寫了一張紙條,蓋上紅印,鄭重地用雙手呈奉給陳廷賢,作為他“給紅軍帶路”“是黨的人”的證據。陳廷賢站在鐵索關上,緊握著那張意義特殊、力重千鈞的字條,含著熱淚,目送隊伍消失在陜南的茫茫群山中,才依依不舍地回到了盧氏縣。

  “我是黨的人啦!”這個念頭讓陳廷賢處于無比的激動和興奮之中。回家后,他一直把那張珍貴的字條緊貼胸口裝在懷里,后來感覺這樣不行,怕弄丟或揉壞,想來想去,最后爬上他在縣城那間租住屋的房梁,把字條塞到檁條的縫隙里藏好。沒有不透風的墻,時隔不久,陳廷賢為紅軍帶路的事被縣民團偵知,他被抓到民團總部去過堂審問。不管敵人如何拷打折磨,他始終不承認,沒向敵人透露半點紅軍的去向。得不到口供,又查無實據,加上陳廷賢在盧氏多年,為人厚道人緣好,有鄉親出面為他求情,民團最終把他放了。

  1944年,日寇進犯中原,5月20攻陷盧氏。日軍在盧氏瘋狂地燒殺淫掠,除了大批戰俘、干部、師生遇害外,還屠殺百姓110余人,燒毀民房340余間,犯下了一樁樁令人發指的滔天罪行。在這場空前的劫難中,陳廷賢在縣城租住的那間小屋,也在日軍撤離前三天三夜的焚城中化為了灰燼。那張他視若生命的字條,也被罪惡的大火吞噬得無影無蹤。

  解放后,因為陳廷賢有做糕點的手藝,被安排到盧氏縣副食品公司,成為一名正式職工。參加工作后,他感到自己“是黨的人”,自覺地以一名共產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工作認真負責,愛崗敬業,任勞任怨,急難險重總是搶在人先,榮譽名利往往隱于人后。他還按照普通黨員的標準,多次向組織交納黨費,堅持認為自己是一名黨員。但因那張珍貴的字條沒有保存下來,他的黨員身份一直沒能被組織認可。文革期間,造反派誣蔑他為“偽黨員”“偽勞模”“投機分子”,把他批斗游街,但無論遭到什么樣的迫害,他總是坦然而堅定地說:“我就是共產黨員,我就是黨的人!”

  1960年,在徐海東大將的主持下,紅二十五軍軍史開始編寫。在采寫過程中,劉華清、程子華等原二十五軍的將領們,在回憶往事時,都提到了在盧氏縣有位叫陳廷賢的小貨郎給紅部隊帶路突圍的事情。按照首長們的記憶,紅二十五軍軍史用300余字,記述了陳廷賢為紅軍帶路的經過,贊譽他為“軍史布衣第一人”。軍史記載以后,上級黨組織便派專門小組到河南、山西等地尋找這位布衣英雄,因為他名字中“獻”與“賢”的一字之差,致使走訪未能形成結論。但組織上并未放棄對這位貢獻尤殊的老英雄的尋找,1983年,紅二十五軍戰史編撰組把查找范圍擴大到了晉、冀、豫,最后通過盧氏縣黨史研究室,終于找到了陳廷賢。而此時,73歲的陳廷賢臥病多年,已走到了人生的盡頭。當組織上認定現在的“陳廷獻”就是當年的“陳廷賢”時,這位終生都在追索、證明黨員“身份”的老英雄,卻遺憾地于1984年農歷正月與世長辭了。彌留之際他囑咐家人,他死后將他埋葬在縣委黨校旁邊的山坡上,使他能聽到上黨課的聲音。

  陳廷賢病逝后,隨著原紅二十五軍老首長們的回憶越來越多,中央和地方媒體開始宣傳陳廷賢的英雄事跡。到盧氏尋訪父輩革命足跡的原紅二十軍將士后代們說:經常聽父輩講,沒有盧氏革命老區人民的支持和英雄陳廷賢為紅軍帶路,就沒有紅二十五軍后來的勝利,是盧氏人民和陳廷賢在危急關頭救助了這支隊伍,我們是代表父輩們來謝恩的。陳廷賢的事跡公諸于世后,盧氏縣委、縣政府也專門為他立了紀念碑,盧氏縣老促會更是四方奔走,下訪民間,上報組織,做了大量取證、協調工作。但是,因為缺少直接證據,陳廷賢的黨籍問題卻一直未能解決。

  老英雄陳廷賢的黨員身份問題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也引起了三門峽市老促會的高度重視。2019年10月,三門峽市老促會主要領導就陳廷賢的黨籍問題專程赴盧氏縣,與該縣主要領導進行了深入的商討研究,最終促成了市、縣兩級組織部門形成一致意見。2019年12月8日,中共盧氏縣委組織社會各界在陳廷賢墓前舉行隆重儀式,鄭重宣布:恢復陳廷賢同志黨籍!

  英雄可能會被時間忘記,但英雄永遠不會忘記初心!

  盧氏作為國家重點老區縣,眾多的紅色遺跡,優良的革命傳統,不朽的老區精神,是這塊紅色土地煥發青春、激發能量永不枯竭的動力源泉。陳廷賢不忘初心、忠貞不渝的崇高情操,作為普通盧氏百姓精神境界的標桿,已醒目地樹立在盧氏的山川大地上。

  (三門峽市老促會)

相關閱讀:
何昆減薪
我家也有個老紅軍
悼108歲老紅軍王定國
紅軍時期蘇區的紅色戲劇運動
黃二嫂智救紅軍
我欲乘風叩九畹——瞻仰開國大典主持人林伯渠故居
電話:010-63838697、010-63838724 郵箱:lqjsbjb@126.com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ICP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欧美日韩视频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