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紅色經典 > 難忘歲月 > 正文
 
新四軍“聯抗”部隊風云錄
2020/10/16 10:58:26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1940年10月10日,新四軍領導的“聯抗”部隊在今江蘇省海安市曲塘鎮宣布成立。其時,參加這支部隊的武裝,有新四軍的,有國民黨魯蘇皖邊區游擊總指揮部、稅警團、保安旅的,有地方保安部隊改編過來的,還有很多愛國青年學生,這是一支非常特殊的抗戰部隊。

  一、時代背景

  1940年,江南新四軍進入蘇北,東進抗日。1940年10月,新四軍依靠廣大群眾,在黃橋決戰中消滅了國民黨頑固派韓德勤的八十九軍、獨立第六旅,基本結束了國民黨頑固派在蘇北不抗日只擾民的統治。但這時候,在沿長江和里下河一帶,仍駐有三四萬國民黨非嫡系部隊,這些部隊沒有積極參加韓德勤對新四軍的進攻,有的向新四軍表示過中立和友好的態度,如魯蘇皖邊區游擊總指揮部的李明揚部、稅警團陳泰運部和保安一旅薛承宗部。這些部隊在韓德勤主力大部被消滅后憂心忡忡,即便知道新四軍堅定履行團結友軍一同抗日的諾言,他們也還是心存疑慮,企盼在新四軍和他們駐地之間能建立一個緩沖地帶,駐一支他們能夠信任的部隊。

  為了在這樣錯綜復雜、犬牙交錯的地區貫徹統一戰線政策,鞏固已取得的勝利,盡可能團結更多的群眾到抗日隊伍中來,黃橋決戰后,陳毅等人堅決執行統一戰線政策,按照中央指示,創立“魯蘇皖邊區游擊總指揮部直屬縱隊、魯蘇戰區蘇北游擊指揮部第三縱隊聯合抗日司令部”(簡稱“聯抗”),“聯抗”部隊由此聞名。

  為了便于開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工作,“聯抗”部隊保持國民黨的番號,作為中國共產黨黨的外圍軍。部隊創建時,副司令李俊民、副司令兼參謀長周至堃、政治部主任張孤梅等均是以中共黨員身份加入“聯抗”的,司令黃逸峰公開的身份是國民黨戰地黨政委員會中將委員,但同時也是一名中共地下黨員,這一特殊身份擔任“聯抗”司令在當時蘇中團結抗日斗爭中起到了特殊作用。

司令黃逸峰

  部隊按先后順序編為四個大隊,分別駐防于胡家集、曲塘、白米、小白米一線。后來共產黨又先后派賀敏學、戴為然等十多名同志到“聯抗”部隊工作,加強并保證黨的絕對領導,逐步把“聯抗”部隊改造成為工人、農民和愛國人士的抗日武裝。“聯抗”成立之初,公開活動范圍限于曲(塘)北、海(安)北兩區,但秘密活動的范圍包括興(化)南、泰(州)北、東臺西部的水網地區。

聯抗部隊佩戴的臂章

  “聯抗”部隊的建立,在蘇中樹起了一面團結抗日的旗幟,產生了積極而又廣泛的影響,在成立不到1個月時間里,各地慕名而來的官兵和進步青年就有千人。部隊建立后即在連隊建立政治指導員制度,配備文化教員,開設軍政干部訓練班,培訓政治、軍事干部。同時,建立戰地工作團,創辦《聯抗報》,以宣傳和組織群眾。

蘇中新四軍“聯抗”并入主力部隊后的部分干部合影

  為了擴大影響,1940年12月,“聯抗”部隊司令黃逸峰、副司令李俊民率1個連的兵力,去蘇中四分區(即通如海啟地區),建立“‘聯抗’部隊東南辦事處”,并開展一系列爭取友軍聯合抗日活動,建立“聯抗”東南支隊。

  二、“聯抗”歷程

  (一)籌備蘇北抗敵和平會議

  “聯抗”建立后的首要任務,就是籌備蘇北抗敵和平會議。這次和平會議的目的,是為了在黃橋戰斗勝利之后,團結蘇北國民黨武裝力量和地方上層民主人士一致抗日。參加這次會議的不僅有那些表示中立的國民黨非嫡系部隊,也有韓德勤部隊的代表,同時還有韓國鈞、朱履先這樣的開明士紳。這次會議是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由新四軍蘇北指揮部總指揮陳毅提出,通過“聯抗”進行聯系和組織的,并確定以“聯抗”司令部所在地——曲塘為開會地點。1940年10月31日,曲塘會議召開,陳毅出席會議并在會議上作主旨報告。這次會議通過了蘇北各部隊聯合抗日的通電,進一步鞏固了新四軍在蘇北的領導地位,穩定了國民黨非嫡系部隊的軍心,更加孤立了死心塌地堅持反共的韓德勤頑固派。同時,在蘇北軍民的心目中,“聯抗”管轄的地區成為公認的中立區,“聯抗”真正成為國民黨部隊同新四軍合作的橋梁。

  (二)討李戰役與北上整訓

  1941年2月,魯蘇皖邊區副總指揮李長江率部投降日軍,新四軍決定討伐,“聯抗”部隊在參加了解放馬溝和姜堰的戰斗后,奉命在胡集、曲塘一線阻擊從如皋前來支援李長江的日寇。經過兩次戰斗,“聯抗”部隊得到了很好的實戰鍛煉,在群眾中也產生較大的政治影響。

  李長江率部投敵后,日寇完全控制了里下河一帶,泰州、東臺、興化和海安先后淪陷,曲塘、白米成為偽軍的據點。“聯抗”部隊轉入農村,在曲塘、白米以北地區堅持反“掃蕩”、打游擊。由于“聯抗”部隊兵員來自各方,構成又極為復雜,部隊在尚未完全磨合、鞏固的情況下就投入戰斗,加之由城鎮轉入農村,部分舊官兵受不了流動性較大、物質條件艱苦的戰斗生活,發生了逃亡現象。

  為切實加強部隊管理,1941年7月上旬,“聯抗”部隊奉新四軍軍部命令,留下少數干部戰士堅持原地區的斗爭,大部北上鹽阜地區進行整訓。北上途中,在新四軍軍部直接指揮下,“聯抗”部隊配合新四軍第三師黃克誠部,多次參加反“掃蕩”斗爭,堅持在行軍中戰斗,在戰斗中行軍,歷經艱難。7月下旬,在堅守碩家集的戰斗中,“聯抗”損失了一個連,但保證了軍部、三師師部和“聯抗”領導機關的安全轉移。“聯抗”部隊經過20多天的行軍和戰斗,到達軍部駐地阜寧縣洲門鎮,因戰斗傷亡和行軍減員的原因,指戰員減少到只有800人,但“聯抗”官兵堅決執行命令,一邊協助保衛軍部,一邊進行部隊整訓。通過兩個月整訓,官兵的思想認識進一步提高,戰斗力大大增強,堅持原地區斗爭的信心和決心進一步增強,對“聯抗”部隊作為外圍軍的概念也有了明確的定位,正如出發前代軍長陳毅所說:“聯抗”部隊是屬于黨絕對領導下的外圍軍,是新四軍的一個組成部分。

  整訓后的“聯抗”部隊輾轉半個月,穿插于日偽軍封鎖線之間,于中秋節前夕勝利返回海曲北地區。隨后,華中局決定劃姜堰、海安、通揚河以北,東臺溱潼河以南,李堡、海安串場河以西地區為“聯抗”部隊活動地區(后來還包括紫石縣的海富區和李堡區),在蘇中第一、二、三地委之間成立興東泰地委,其任務就是發動群眾建立根據地,支持抗日武裝斗爭并爭取國民黨的殘余武裝李明揚部、稅警團和保三旅一同抗日。

  (三)討伐’野三旅”

  蘇北百姓習慣稱國民黨江蘇省人民保安第三旅為“野三旅”(下文統稱)。在“聯抗”部隊離開期間,國民黨稅警團由溱潼、姜堰地區進入曲塘以北地區,“野三旅”由時堰進入仇湖墩頭地區,收稅要糧,加上日偽軍經常燒殺搶掠,老百姓生活十分困苦。

  為理清斗爭局勢,更有效的打擊日偽,“聯抗”繼續開展李明揚及稅警團的工作,以便集中力量對付“野三旅”。稅警團曾經與新四軍蘇中軍區部隊發生過摩擦,怕新四軍報復,因此對于“聯抗”出面協調表現極為積極,經多次協商,稅警團保證不破壞我軍群眾工作、不欺侮老百姓,接受“聯抗”部隊的經濟援助,并答應軍事上情報互換。雙方約定,在日寇大舉“掃蕩”時,稅警團可以轉移到“聯抗”部隊活動地區及蘇中其他地區。

  對于頑固的“野三旅”,“聯抗”部隊在多次勸告其撤出“聯抗”地區無效之后,與蘇中三分區聯手展開打擊,經過墩頭、鹿汪、曹莊幾次戰斗,殲滅其主力,迫使“野三旅”撤離墩頭,不敢再向南侵擾。

  1942年,蘇中各分區都遭遇了日偽軍多次“掃蕩”,只有“聯抗”部隊通過與國民黨軍隊的談判和對偽軍的政治攻勢,取得了本地區暫時的安定,并一度成為蘇中獲得日偽及國民黨軍隊情報的中心。

  (四)團結和爭取友軍,鞏固根據地

  1943年,日寇在蘇中大舉“掃蕩”,在個別地區實行清鄉、清剿,“聯抗”地區面臨成立以來最為緊張的局勢,一時間敵偽軍大小據點增多至60余個。但由于情報靈通,“聯抗”部隊往往能夠準確選擇敵人的弱點進行伏擊,堅決打擊不遵守諾言、騷擾“聯抗”部隊的偽軍。在艱苦的歲月里,“聯抗”堅決執行黨關于團結國民黨抗日軍隊的指示,給友軍以經濟上的援助,把截獲的日偽軍“掃蕩”的情報及時通知友軍,并歡迎友軍在日偽“掃蕩”的時候向“聯抗”地區轉移。

  1943年春,日偽大舉掃蕩興東泰地區,野三旅被日軍打垮,旅長張星柄丟棄部隊逃跑。7月,野三旅副旅長胥金城多次派人秘密聯絡“聯抗”司令部,要求參加新四軍或“聯抗”。胥金城率部起義后,“聯抗”部隊幫助他收容了“野三旅”舊部,真正走上抗日的道路。胥金城被蘇中軍區委任為興化新七縱隊司令,隨后他率部700余人赴興化駐茅山地區,不久又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

  1943年初冬,日偽又大舉“掃蕩”。稅警團總指揮陳泰運倉皇中率少數人逃跑,而副總指揮林敘彝在進步軍官陳振、李浩的支持和幫助下,求助于“聯抗”部隊。“聯抗”部隊除給予經濟援助外,還掩護其沖過日偽封鎖線,到蘇中三分區休整,其間,一切給養都由新四軍供應。兩個月后,又在“聯抗”部隊護送下回到原地區。但陳泰運在危機解除回到稅警團駐地后,不但不感激“聯抗”的幫助,反而懷疑部隊受到共產黨“赤化”,千方百計地逼走進步軍官,并與“聯抗”部隊頻繁發生摩擦。面對逐漸加劇的矛盾和斗爭的需要,蘇中軍區考慮到“聯抗”部隊兵力有限,遂將原在通海地區活動的湯景延支隊與“聯抗”部隊合并,建立“聯抗”二團,并任命湯景延為“聯抗”副司令員。1944年春節前,“聯抗”部隊分別在里下河南莫鄉鄧高莊、校林鄉和馬家甸,對稅警團的駐軍進行突然襲擊,消滅其一個營,俘獲百余人,稅警團殘部倉皇逃竄到姜堰以北地區。

  1944年3月3日,日偽頑軍乘“聯抗”部隊集中整訓,對“聯抗”地區進行聯合“掃蕩”。頑軍陳兵鄧高莊河西,日偽軍則從姜堰、曲塘、海安、東臺等分8路,水陸并進進攻“聯抗”地區,企圖于厲家窯水網地帶,一舉全殲“聯抗”部隊。但“聯抗”部隊在當地群眾、民兵的大力支援下,以小部隊阻擊敵人,大部隊于次日黃昏前成功突圍。同年,稅警團殘部投降日軍,蘇中軍區當機立斷,集中各分區主力配合“聯抗”部隊,再次組織殲滅稅警團,激戰十余日,稅警團大部分被殲滅。

  1944年10月10日,“聯抗”部隊基本完成了特定時期的特殊任務,按上級命令,正式改編為新四軍。

  三、歷史功績

  (一)統一戰線戰果輝煌

  雖然存在僅短短4年時間,但“聯抗”部隊靈活地運用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政策,團結、爭取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堅決打擊日偽頑軍。4年中,“聯抗”部隊盡可能的團結各雜牌武裝共同抗日,與日偽軍、國民黨頑軍作戰50余次,殲滅日軍200余人,偽軍1700余人,國民黨頑軍500余人。根據地成為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19塊根據地中唯一的、影響較大的政治特區,為新四軍創建蘇中抗日根據地,爭取抗日戰爭的最后勝利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二)圓滿完成黨的戰略意圖

  劉少奇曾明確指出,“聯抗”部隊在統一戰線中擔負了特殊使命,通過團結、斗爭、分化、瓦解,把千百萬能夠同我黨合作抗戰的部隊、人士,通過黨的外圍軍的形式把他們聯合在一起,結成民族統一戰線,共同抗日并最終取得抗戰勝利。

  (三)影響深遠而多元化

  “聯抗”部隊建制雖短,其影響是深遠而多元化的。

  首先是培養、造就、爭取了一批優秀人才,這些人為后來解放戰爭和新中國的建設都作出了貢獻。“聯抗”司令黃逸峰,副司令李俊民,參謀長賀敏學、姜茂生,政治部主任張孤梅、彭柏山、顧復生,以及團級干部宋生發、袁捷、沈仲彝、熊少南等人,都成長為人民軍隊和社會各條戰線的中堅力量。在“聯抗”統戰政策的影響下,國民黨部隊中一批有識之士加入到革命隊伍中。如前文提到的原野三旅副司令胥金城,新中國成立后,任吳淞炮臺副司令,解放軍總后勤部駐大同辦事處副主任(正軍級)。李明揚于解放戰爭中起義,新中國成立后任江蘇省農林廳廳長。陳泰運在解放軍解放大西南的炮聲中起義,后在貴州省貴定地區任職等。

  其次是建立興東泰特區。后來的紫石縣就是在此基礎上建立的,海安市的現有版圖,也是由“聯抗”開辟的紅色根據地發展而來的。可以說,沒有“聯抗”,也就沒有今日的海安。當然,“聯抗”創建的興東泰特區(紫石縣)原有十個區,遠比今日海安市要大,范圍涉及到如今的姜堰市、東臺市和興化市等地的少部分地區。

  第三是重視文化教育。“聯抗”初建時,在司令黃逸峰、副司令李俊民的影響下,從上海、南通等地吸收了大批知識分子參加了工作。其后幾年,在海安恢復和創辦了幾十所學校。大批學齡兒童有了上學的機會。1942年3月12日,恢復了紫石中學(即現在的江蘇省海安高級中學),還資助成達中學、進德中學和紫石中學堤東分校的辦學,聘請蘇南蘇北一批名教師在各校擔任外語和數理化教學工作,為海安教育的發展奠定了基礎。1942年11月,著名人士鄒韜奮特意到“聯抗”地區考察5天,對解放區濃厚的文化氛圍大為贊嘆。

新四軍“聯抗”烈士紀念碑

  撫今追昔,慷慨激昂。讓我們緬懷“聯抗”英烈舍生忘死、無私奉獻的崇高精神,追思“聯抗”部隊在海安發展歷史中作出的巨大貢獻,滿懷希望和激情吹響“高質量發展爭第一”的號角,搶抓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機遇,凝心聚力、擔當作為,為決戰決勝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貢獻力量!

  (海安市委史志工委 楊斌 嚴德本)

相關閱讀:
一腔熱血獻抗戰 武夷山下埋忠骨
新四軍、“聯抗”對“野三旅”的統戰工作
新四軍三進淮寶
貝岳南:抗戰時期新四軍優秀的文化工作者
新四軍蘇北指揮部成立前后的故事
“黃橋大捷”與蘇北會師
電話:010-63838697、010-63838724 郵箱:lqjsbjb@126.com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ICP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欧美日韩视频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