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紅色經典 > 難忘歲月 > 正文
 
他在黎明前倒下
——尋訪原福建省蘇維埃政府執行委員劉祥文的人生足跡
2020/10/21 7:02:25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從普通的汀江船工,到福建省蘇維埃政府的執行委員;從樸實的客家少年到蘇區多個縣委的書記,從鄉村“夫子”到紅軍獨立團的政治委員。歷史的風云把他推向了一個個生命的新高度,然而,在新中國成立的前夜,他卻像奔涌江流中的一朵小浪花,消失得無影無蹤。

  位于汀江上游的長汀縣濯田鎮露潭村,當年人聲鼎沸的古碼頭湮沒在歲月的荒草中。劉祥文的故居在風雨侵蝕中身形頹敗,寂寞冷清。時空深處的未解之謎,似一團濃霧縈繞在故園幾代人的心頭,驅使我們走進這個蘇區風云人物的生命旅程。

     參加汀南工農暴動

  90歲高齡的露潭村民劉世元是劉祥文的堂侄,劉祥文離世前,曾與劉世元在同一座祖屋中生活了好幾年。劉世元至今印象深刻:“族譜記載,祥文叔1906年出生于露潭,乳名叫馬馬。少年時讀過私塾,文化程度高,書法水平相當了得。因為家境困難,成年后就在汀江撐船謀生。1928年前后,張赤男在汀南發動革命,劉祥文和張赤男都是本鄉本土的知識分子,參加革命后關系更加密切,很早就加入了秘密農會,1929年春加入共產黨,跟著張赤男組織農民暴動。暴動后參加了武裝赤衛隊,從此走上了公開斗爭的道路。

  1929年5月中旬,毛澤東、朱德率領紅四軍在水口、露潭兩個渡口‘紅旗躍過汀江’,張赤男領導的赤衛隊一路接應。紅軍前后在露潭、水口逗留三天,部分紅軍駐扎在露潭村里的大祠堂和大光寺廟里。劉祥文當時是露潭的‘紅頭子’之一,負責為紅軍籌糧、籌藥,渡江當日,他和村里的黃興發等船工參加撐船擺渡運送紅軍。1929年底張赤男在汀南地區成立宣成區蘇維埃政府,露潭所在地區歸屬上宣成鄉蘇維埃政府,劉祥文工作積極,有文化、有能力,得到張赤男的信任,被任命為鄉蘇的負責人。”

  1930年春濯田暴動成功后,成立了濯田區蘇維埃政府,劉祥文被安排參加區蘇的工作。同年5月,濯田、水口、四都等區蘇的紅色武裝聯合攻打苦竹山反動堡壘,劉祥文和露潭村的許多老前輩都參加了這次戰斗,過去村里的老一輩農閑時聚在一起,經常會講起這些故事。當時劉祥文等人負責籌集糧食送到前方戰場,組織擔架隊到苦竹山抬傷員。因為赤衛隊火攻苦竹山,需要征集家貓,劉祥文在露潭動員家家戶戶把養的貓貢獻出來,這些細節我印象特別深。攻打苦竹山回來后,劉祥文擔任了水口區委書記。在擴大紅軍的運動中,動員了很多水口、露潭、南安、連湖等地的青壯年參加紅12軍。

  至于劉祥文后來的革命情況,他生前長期在外地工作,回鄉后很少對外人談起,我們都不清楚。但長輩們都公認他的組織能力強,為人很謙和,走到哪里都受人尊重。村里的老人們都記得,劉祥文到省蘇工作后,曾經騎馬回過村里,身邊有一隊衛兵保護。鄉村百姓平時很少看到這樣威風熱鬧的場景,所以當時在露潭、水口一帶傳為美談。”

   擔任省蘇執行委員

  劉世元的口述故事與現有黨史資料關于劉祥文的記載基本吻合。按照當時蘇區干部的成長規律,大部分蘇區領導都是從鄉蘇到區蘇、再到縣蘇、省蘇工作,調整使用非常頻繁。《寧化人民革命史》記載,1931年9月,第二次反“圍剿”勝利后,中央蘇區紅軍繼續分兵幫助地方開展群眾工作,紅12軍再次奉命進駐寧化。與此同時,中共福建省委派出20人組成的工作團赴寧化發展新蘇區,劉祥文就是省委工作團的成員之一。同年11月,閩西蘇維埃政府主席張鼎丞在寧化淮陽主持工農兵大會,正式宣布成立中共寧化縣委、寧化縣蘇維埃政府。會上,劉祥文被任命為寧化縣委宣傳部長。不久,又被任命為寧化縣委書記。1932年初,寧化縣委、縣蘇根據中央和福建省委的指示,決定成立寧化獨立團,由張瑞標任團長,劉祥文兼任政治委員。該團下轄3個連,全團共有500余人,不久改編為獨立第七團。1932年3月21日,福建省蘇維埃政府正式在長汀汀州試院成立,26歲的劉祥文被選舉為省蘇35個執行委員之一。

  這一時期,第一次全國蘇區代表大會通過《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劃分行政區域暫行條例》,閩西蘇區各地先后建立了縣、區、鄉代表會議,完善各級蘇維埃政府的組織系統和工作制度。為了保衛新生的紅色政權,劉祥文組織領導寧化人民逐步建立地方武裝,源源不斷地為主力紅軍輸送兵員。1933年,寧化縣進行了多次“擴紅”。4月8日,寧化城關參軍人數達2個營。5月8日,全縣800多人參加紅軍。5月下旬,時任少共閩粵贛省委宣傳部長伍洪祥來到寧化指導“擴紅”工作,和寧化縣委書記劉祥文共同組織全縣赤衛軍、少先隊,召開2000多人參加的軍政比賽大會。各區蘇、鄉蘇干部和赤衛隊、少先隊長紛紛帶頭報名參軍,淮土、禾口兩區參加比賽的全體隊員一致通過組成模范營參加紅軍。5月25日,1500名寧化青壯年組成寧化模范團開上了前線,圓滿完成了“紅五月”的擴紅突擊任務(據《伍洪祥回憶錄》)。6月,寧化全縣再次擴紅300多人。8月,擴紅3000人,動員39名戰士歸隊。9月,淮土、禾口兩區因擴紅成績突出,受到省蘇嘉獎,上杭才溪鄉派出100多名代表到寧化參觀學習擴紅經驗。12月,寧化縣作為中革軍委動員部的擴紅突擊區,受領了1000人的擴紅任務,2個月內就有1460人參加紅軍。

  更為可貴的是,劉祥文擔任寧化縣委書記期間,陳樹湘擔任師長在寧化組建福建軍區獨立第7師,劉祥文兼任政委的寧化獨立第7團改編為該師第2團。1933年7月,獨7師配合中央主力紅軍東方軍,參加了著名的泉上土堡戰斗。此役殲滅敵52師兩個團,繳獲槍支彈藥等物資無數,僅銀元就有上萬元。后獨7師編入紅34師,成為長征中著名的“紅命后衛師”的重要組成部分。劉祥文身兼數職,既要參加戰斗指揮,又要組織擁軍支前、分田生產等各項工作,在嚴峻的斗爭考驗中愈加成熟。

  1933年3月9日,《紅色中華》第三版刊登了劉祥文的署名文章《對于地主富農的“憐憫”》。報道中,劉祥文以省委巡視員身份在長汀縣水口區南藍鄉蘇維埃政府檢查工作,對當地分田工作存在的一些問題進行了剖析和糾正。這是目前發現的唯一劉祥文署名的報道文章。這一階段雖是劉祥文任職寧化期間,但其省蘇執行委員的身份和高度自覺的黨性原則,讓他在返鄉探親時,對家鄉基層蘇區政府的工作多了一份使命感和責任感。

     領導敵后游擊戰爭

  當劉祥文的姓名再次在黨史資料中出現時,他的身份已經是蘇區新汀杭縣委書記兼游擊隊政委。1935年春,留守長汀四都的福建省委、福建省蘇維埃政府、福建軍區決定成立新汀杭縣,管轄長汀縣的南陽、茶溪區,上杭縣的通賢、才溪區,新泉縣的新泉、芷溪、儒畬區。劉祥文臨危受命,率領新汀杭縣軍民在淪陷區與數十倍的強敵周旋,開展游擊戰爭。

  據1961年7月連城新泉老紅軍馮松保、陳水林等人口述記錄:“成立新汀杭縣后,沒有具體的行政工作,主要是開展游擊戰爭活動。行政上有工作團,軍事上有獨立營。新泉片的游擊隊為第一營,上杭片的為第二營,長汀片的為第三營。每個營為一個游擊隊,到淪陷區工作,由福建軍區指揮。新汀杭縣委、縣蘇、游擊隊從長汀的四都山區轉移到上杭通賢的障云嶺、葉坪山一帶。因為國民黨部隊和反動民團反復包圍襲擊,被迫轉移到長汀的濯田。在濯田地區一個多月后,發生多次戰斗,新汀杭游擊隊有的被敵人沖散,有的被俘,有的犧牲。”

  1935年農歷4月間,堅持閩西游擊戰的福建省級領導機關和部隊分頭突圍未能成功,主要領導人全部殉難,隊伍解體。劉祥文等率領的新汀杭縣委、縣蘇領導和游擊隊同樣未能幸免。在殘酷的斗爭環境下,劉祥文輾轉外鄉躲藏數年,一邊隱蔽待機、保存有生力量,一邊尋找黨的上級組織、收攏失散戰友。直到1937年第二次國共合作后,才返回家鄉露潭。繼續有撐船為業,在汀江航道上從事秘密斗爭。

  66歲的劉繼忠是劉祥文的繼子,他手里至今保存有一份經宗族長輩見證的“過繼”文書:“我的父親劉永林是劉祥文的親弟弟,父親生前說過,蘇維埃政府打土豪沒收的金銀器、銀元,用籮筐裝著,放在我們家老屋的房間里。大伯一再交代父親,這些都是公家的財產,到時候都要全部上交的,千萬不能動,動了會掉腦袋的。國民黨復辟后,父親和大伯長年一起撐船做工,他發現大伯有個很奇怪的舉動。每次從峰市行船,到了上杭的一處偏僻河段,大伯就要停船上岸,到一個山坡地段的墓堂邊上屙屎,雷打不動。這件事大伯到死都沒有說是什么原因,后來大家猜測,那個墓堂可能就是地下黨交換情報的一個點。”

   留給家鄉的最后身影

  露潭村軍轉干部劉鈦華近期在整理劉祥文故居時,發現了一些劉祥文的遺物:一把破布傘,一副破眼鏡,一個針線盒,一個老硯臺。幾個馬蹄形的陶瓷小茶杯,茶杯外壁上,用精美的魏碑小楷寫著“劉祥文置”。

  劉世元老人介紹說:“這些劉祥文生前常用的日用品,我們從小就有印象。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前后,劉祥文回到露潭時已經30多歲,他中等個頭,斯斯文文書生相,性格和藹可親。表面上他每日下河撐船走四方,實際上一直在開展地下工作。上杭的革命領導劉永生和露潭劉氏是宗親,和劉祥文都是福建省蘇的執行委員,是老同事、老戰友、老兄弟。劉祥文經常撐船到上杭、永定峰市,始終和劉永生保持著密切的工作聯系。當時雖然國共合作,但紅白勢力的斗爭還是很殘酷的。革命工作人員時時處處都有生命危險。露潭村的王國梁化名王良輝,蘇區時期當過地方的蓬船工會主席。有一次在上杭開會,被國民黨特務逮捕。反動派嚴刑逼供,王國梁說共產黨員決不叛黨、不投降。后來被反動派殺害民。劉祥文有一次說到王國梁時,夸他‘硬骨頭’,心中既惋惜又敬佩。

  1948年國民黨胡璉兵團撤退時經過露潭,要求地方的保甲長征集糧食供應。劉祥文被民團抓去,逼迫他到河對面撐船回來裝載糧食。大伯回答推托說不會游泳,怕下河被國民黨士兵當靶子打。露潭的船工被強迫運送國民黨軍隊,按照上級黨組織指示,劉祥文和黃興發等地下黨領導事先研究,想盡辦法破壞國民黨運兵、運糧。船只開出后,船工們故意把船只撞向河道的暗礁,船翻后很多國軍士兵淹死了。后來國軍報復,把露潭張屋的一個船工打死了,把張屋許多民房燒毀了。”

  村民范三三講述:“我是1948年出生的,我的養父劉永林是劉祥文的親弟弟。聽父母說,我抱養到劉家沒幾天,祥文大伯還抱過我。祥文大伯疼愛小孩子,每次撐船回來,都會給村里的孩子帶些糖果甜餅。有一回忘了帶東西回來,他就爬上短潭岸邊的大樹,去摘紅熟透了的樸樹果子給小孩吃。大伯生前保存了一些和戰友的合影照片,臨終前交代伯母千萬不能毀掉。說革命就要成功了,很快會有好日子過了。大伯還保存了自己的入黨證,另外還有一面紅旗、一個印章。大伯過世后,伯母改嫁,她的后夫膽小怕事,逼她把相片和證件都燒掉了。父親說,全國解放后,上級多次派人來調查,但由于各種歷史原因,調查人員一直未能到達家中見面,導致大伯的個人生平事跡沒有記錄流傳,大伯也沒有得到革命干部的名份。”

  藍馬金子與丈夫劉世元同是90歲高齡,老人告訴我們,劉祥文帶著老婆邱氏從上杭回來,一直沒有生育。由于長期艱苦的斗爭生涯,劉祥文的身體狀況極差,日見消瘦。1949年秋天,重病中的劉祥文因缺醫少藥,不久就因‘犯風’病死了,死后家中親朋把他埋葬在露潭村西面的烏嶺子上。

  松濤低吟,江流無聲。在今天的露潭村,劉祥文當年工作過的陳潭鄉蘇維埃政府舊址劉氏祖屋基本保持原樣。這座古民居的后墻上,至今遺留著當年紅四軍過汀江駐扎露潭時所寫的標語:“紅軍是保護工農利益的隊伍”。而立之年的劉祥文在創建閩西蘇區的歷史進程中叱咤風云、鞠躬盡瘁,最后默默無聞長眠在生養自己的故土上。

  (長汀縣老促會 王堅)

相關閱讀:
長汀籍老紅軍程朝先、李天光后代回鄉尋根
長汀縣老促會等聯合舉辦紅色讀本捐贈、慰問演出系列活動
斑斑血痕銘心底
長汀縣老促會考察產業帶動脫貧示范社
情系紅土,醉美余地
涂在崇:拼將熱血譜戰歌
電話:010-63838697、010-63838724 郵箱:lqjsbjb@126.com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ICP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欧美日韩视频高清一区